【球星传记】第六十七期–J罗

  “今天练得不错,大家明天见!”2004年夏天,哥伦比亚一家小型青训学校埃尔多拉多(El Dorado)的训练刚刚结束。埃尔多拉多是哥伦比亚俱乐部恩维加多(Envigado)的附属学校。当大部份球员都跑回更衣室躲避猛烈的阳光时,唯独一人仍留在球场上。不过,没有人会感到惊讶。

  只有13岁的J罗性格相当腼腆,甚至有些队友从未听过他说话。有听过他说话的队友,也只是听到他说过几个字,全因J罗天生有口吃的问题,导致J罗说话时相当不畅顺。幸好,J罗有另一种沟通的方法——他的双脚。某程度上,他的双脚做了说话的工作,这也是为何当其他人正在回家时,他仍在训练的原因。

  半小时后,埃尔多拉多的教练也离开了,但J罗仍然在球场上,对着空门练习射门。10年后,这个小伙子成为皇马其中一个最大收购、2014年世界杯金靴奖得主,以及哥伦比亚的天之骄子。从小便认识J罗的人对于他的成功一点也不觉得奇怪。

  这不是一个典型的童话式故事,J罗并不是成长在街头踢着以袜子制成的足球。他没有因与朋友踢球而放弃学业。他不是典型从贫民窟成长变成顶级球星的南美故事。他的成长更像当年的卡卡而非特维斯—— 一个中产孩子的人生抉择。J罗选择了足球。

  他的职业生涯是由无数的雪糕筒、战术板、教练的指导、以及泪水堆砌而成的。J罗回忆时说:“我一直都喜欢踢足球。但却是我的继父,在我五岁的时候把我带来托利马(Tolima)的青训学校。”

  他的第一双足球鞋,一双黑白色的Adidas足球鞋,是他继父胡安-卡洛斯(Juan Carlos Restrepo)送给他的礼物。胡安-卡洛斯曾经是托利马预备队的球员,后来离开而成为一名工程师。

  “J罗从末想过要成为一名足球员,不过他在出生那天已经算是一名足球员了!”这是J罗妈妈玛利亚-德尔皮拉尔(Maria de Pilar Rubio)说的。J罗人生第一家职业俱乐部的教练雨果-卡斯塔诺(Hugo Castano)十分赞赏玛利亚对J罗儿时的教导,他说:“J罗完全是他父母努力的成果。我从未见过那个年纪的孩子对于一日两节训练课毫无怨言。他父母教导他自律是他成功的基本因素。”

  这种自律还体现在他后来的训练当中。J罗除了俱乐部教练的教导,还有他私人的导师。每天,他对自己的要求都会调高。除了提升技术以及对战术的理解,他还会到健身房训练,以使他能与年纪比他大的队友对抗。

  这种自我推动的压力通常出现在一些没有队友的运动员身上,例如网球员、体操运动员又或者高尔夫球员。但对于J罗来说,足球员是不一样的。在2007年一次访问中,J罗说:“我经常说足球员是非凡的。正常人大多会晚出晚归。足球员应该要有良好的饮食习惯,早睡早起,以及在午饭后小睡一回,但我从来都不觉得这是牺牲。”

  这就是能把这位进攻中场带到世界舞台的决心。一颗就算他是队中的最佳球员,他仍不满足于此的心。

  结果,他成为现在世界足坛其中一名最受关注的球员。虽然,多数人们都无法正确念出他的名字,但“哈梅斯”并不是普通的球员。

  J罗出生于库库塔(Cucuta),一个接近委内瑞拉(Venezuela)边境的哥伦比亚城市。他的父亲威尔森-J罗(Wilson James Rodriguez)也是一名足球员,当时他效力该城市最大的俱乐部——库库塔体育足球俱乐部。然而,威尔森在J罗三岁时离开了他们一家,让J罗小时候要游居在三个不同城市。

  就像所有于90年代成长的哥伦比亚人一样,J罗的故事也被当时全国最大毒枭埃斯科巴(Pablo Escobar)引起的血腥事件、街头仇杀、黑帮势力所影响。当然,也因为埃斯科巴本身是一名忠实球迷。

  J罗的叔叔阿雷依-罗德里格斯(Arlet Rodriguez),当年也是一名足球员。19岁的他效力于麦德林俱乐部(Independiente Medellin),前途一片光明。然而,他在1995年被杀害。本来,阿雷依与他的朋友被流氓强抢摩托车,挣扎期间被刀划伤到医院治疗。当他们离开医院时,已经有歹徒埋伏在侧了。阿雷依最后身中六枪死亡,与他的朋友一起死于非命。

  1年前的1994年美国世界杯后,哥伦比亚后卫安德雷斯-埃斯科巴(Andres Excobar)回国后同样被枪杀。曾是阿雷依的队友,后来效力英超球队阿斯顿维拉的哥伦比亚球员安赫尔(Juan Pablo Angel)当时说:“先是安德雷斯,然后是阿雷伊,没人知道谁是下一个目标。”

  那时候,J罗住在距离混乱麦德林颇远的地区,代表着托利马青训学校(Academia Tolimense)面对年纪比他更大的对手。“J罗的双脚很厉害,而且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。”这所青训学校的教练古兹曼(Alvaro Guzman)说。“一开始,我们出战一些本地比赛,随后开始到其他城市参与全国比赛,而他变得越来越有名气。”

  J罗一位前队友诺罗那(Diego Norona)回忆起当时J罗跳级去到他的年龄组别比赛时说:“还记得有次比赛我们得到一个任意球,通常都是由我去处理的。但那时候他立刻拿起了皮球,很有信心地准备主罚。他二话不说就射门了。那个皮球绕过人墙入网,技惊四座。之前我们练习时都是试图越过人墙的,从未试过绕过人墙。那刻我们知道,他是如此与众不同!”

  不过,不只是他的球技让他与众不同,他腼腆的性格也让与他相处的人相当担忧。“他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,但同时他却没有表达太多个人的情绪感受,这让我们有些许担心。”当时托利马青年训练学校的教练-科尔特斯(Jose Cortes)说。“我们试过请心理学家帮助他,但他却很被动。”

  11岁时在麦德林俱乐部赢得Ponyfutbol Cup,一个哥伦比亚的青年锦标赛后,几乎可以肯定J罗会走上职业球员之路。在这个锦标赛中,J罗在9场比赛打进13球,当中包括决赛两个角球直接进球。在5000名现场观众里,来自恩维加多的洛佩斯(Gustavo Adolfo Upegui Lopez)在看台上说:“我们一定要签下这个孩子!”这位洛佩斯是毒枭埃斯科巴的好朋友。

  洛佩斯在恩维加多的青训学校工作,其后更成为俱乐部的最大股东。1998年,洛佩斯因涉嫌经营职业杀手业务被捕,报道说他是在哥伦比亚最大黑帮首领埃斯科巴死后,成立了一个经营职业杀手业务的非法集团。这个集团被称为“恩维加多办公室”(The Envigado Office)。看到这里后,你应该不会对这家俱乐部在过去20年,经历了3位主席以及一名董事会成员被谋杀的事件感到惊讶。

  作为“恩维加多办公室”的第二把交椅,洛佩斯在球队一场对阵波哥大独立队(Independienta Bogota)的比赛后被一名假扮球迷的卧底拘捕。然而入狱32个月后,洛佩斯的罪名离奇地完全撤销,还以清白之身。

  随后洛佩斯就像沙皇一般,生活在一个高度设防的农庄里。直到9年前,8个男子在凌晨3点闯进他的农庄,制服农庄内20位佣人及家属,当中包括两组安保人员,然后潜入他的房间。

  随后他们把洛佩斯绑起运到沙发上,以枕头盖住用以灭声,然后一枪射向他的头部。那是2006年7月。就在35天前,洛佩斯刚刚欣赏完当年他务必签下的这块瑰宝——14岁的J罗的职业生涯首秀。

  正式成为职业球员后,恩维加多在那两年几乎给予了他们的所有给J罗,除了它们那不堪的球场。“没有草,只有沙尘,而且天气不好时更尤如沙尘暴般。”当时恩维加多的主教练拉米雷斯(Edgar Ramirez)这样说。所以,当有阿根廷俱乐部寻求收购J罗的可能时,J罗妈妈的回应是正面的。尤其当最欣赏他孩子的洛佩斯已经死去,而恩维加多也正经历一些困难。博卡青年曾经相当接近签下他(就像他们最终签下了他的队友瓜林,但是班菲尔德(Banfield)以25万英镑压倒博卡青年签下J罗。

  如果世上有一个地方能够让J罗继续他对训练以及足球的痴迷,班菲尔德就是这个地方。但他的第一年(2008年)却并不好过。当时,他从一线队被贬到预备队训练。那时的主教练布鲁查加(Jorge Burruchaga)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,只会叫他“哥伦比亚人”(The Coloumbian)。这对于一个离乡别井的16岁青年来说并不好受。J罗觉得他或许做错了些什么。他名字奇怪的发音同样没人理会,大都只叫他“詹姆斯”,但从不叫他“哈梅斯”。而且,那里的气温也低得让他难受,尤其是他成长在热带的麦德林。

  不过,他来到阿根廷的第一次访问中,回答为何来到阿根廷时却相当实际。他说:“这个联赛可以让人好好成长,同时也是一个到欧洲踢球的跳板。到欧洲踢球是我的梦想,我几乎会看完所有在电视上播放的欧洲赛事。”当时,他刚为预备队打进了一个金球,一个与他在世界杯对阵乌拉圭时那记凌空抽射一模一样的金球。

  那时候,J罗并不是住在球队的宿舍,而是独自住在巴勒莫(Palermo)的一间房屋里,距离球场大概两小时的车程。当J罗未能在训练后乘队友的便车回家,他便会叫俱乐部职员换一些零钱给他坐公交。

  然而,阿根廷正处于一个硬币短缺的时期,他要取得足够的零钱相当困难,所以他经常滞留在球场里。因此他决定要买一辆车。“有位叔叔把我带到一家旧工厂送了一辆大众高尔夫给我,那是我驾驶的第一辆车。”J罗回忆起他在哥伦比亚第一辆车时说。后来还是在班菲尔德这里,他用他的薪金买了一辆标致205。

  当赛季快要开始时,有一件事让J罗相当担忧,他需要参加一个所有与一线队练习的球员均要经历的迎新典礼。

  在这个典礼上,球队门将兼队长卢切蒂(Christian Luchetti)将会亲手剃掉每个新加盟球员所有头发,当然包括J罗。他的自信随着他的头发落下也有些失去了,结果,他打回哥伦比亚家里的电话也多了,他有点想离开了。

  “我每天只会跟他讲两分钟电话,因为长途电话真的很贵。我只想叫他早点睡,多整理家里,以及早一点到达球场训练。同时,也要他知道神在祝福他。”他的妈妈回忆道。

  当前阿根廷国家队门将胡利奥·法尔乔尼(Julio Falcioni)继任了班菲尔德的主帅,训练的强度因此增加了,J罗觉得自己无法生存。有人批评他速度太慢,有人因他天份太好而踢他,有人对他以往的成就以及年纪轻轻到这里感到嫉妒又不满。那时候,J罗每天都在哭。

  然而,法尔乔尼因在J罗妈妈到阿根廷为他签约时,留意到J罗与平常不同的反应,知道他妈妈对他的重要,故邀请她到阿根廷与J罗同住。

  然后一如以往,J罗坚持下去,成功熬过来了。接着他再次取得成功。17岁时,他成为阿根廷联赛史上最年轻的外国球员,同时也是最年轻的外国进球球员。随后他在38场比赛打进8球,为班菲尔德赢得史上首个阿根廷联赛冠军。

  他的头发长回来了,自信心也回来了。他介绍了他最喜欢的音乐——雷鬼乐(Reggaeton Music)以及它的舞蹈(这就是世界杯时哥伦比亚球员一起跳的舞蹈)给予队友们。如此同时,他积极苦练大声朗读,终于克服了口吃的问题。

  这名效力班菲尔德的青年事业一帆风顺,而且,他还找到了他的一生最爱——丹妮拉·奥斯皮纳(Daniela Ospina)——哥伦比亚门将奥斯皮纳(David Ospina)的妹妹。19岁时,他们结了婚,然后生下一名女儿——莎乐美(Salome)。

  “我会一直对法尔乔尼心存感激。在阿根廷,我除了身体变得更成熟外,我还学会如何运用我的身体踢球。而且我更明白到,除了进攻外,我更要在防守时贡献球队。”

  随后的5年过得很快。有一天,J罗与队友们在比赛后准备乘大巴离开,主帅法尔乔尼被叫下车来。他与董事会的成员谈了一会儿,抽了根烟。

  然后,一名班菲尔德的职员上了大巴,向全体宣布他们刚刚出售了J罗。全车欢喜若狂,所有队友都在恭喜J罗,而且试图弄乱他整齐的头发作为临别的庆祝。随后J罗下了车,收拾行李,上了一辆出租车到机场,去往到以500万欧元收购他的波尔图。

  在葡萄牙,他连续三年赢得联赛冠军,同时也赢得了欧联杯冠军,而且,他也成为国家队的新星。另外,他还像他继父一样,修读计算机工程的课程。

  随后,他代表哥伦比亚U21赢得在法国举行的土伦杯,成为赛事的最有价值球员。随后,他被国家队征召出战巴西世界杯预选赛。然后,他以3800万英镑加盟摩纳哥,与国家队队友法尔考(Radamel Falcao)会合。

  去年夏天,他带领哥伦比亚征战世界杯,献出他们史上最佳表现,赢得全世界的瞩目。然后,他梦想成线万英镑加盟皇家马德里(Real Madrid)。

  那个曾经在沙尘满地球场磨练球技的小子,现在看来,当年他可能正在寻找那些“消失的黄金”呢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